會員中心

            Famous scholars in Central Plains

            首頁  >  會員中心
            陳鐵軍

            簡介

            陳鐵軍, 1963年出生,錫伯族,祖藉遼寧,生于北京,現居河南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鄭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。發表過各類體裁文學作品三百萬字,出版有小說集《有種打死我》、《老雜拌兒》等,電視劇劇本《窯神》、《呼兒嗨喲》等。有數十篇小說被《小說選刊》、《中篇小說選刊》、《中國文學選刊》、《中華文學選刊》、《作品與爭鳴》等轉載,并被收入多種年選和文選,譯為英、法等文字?!队蟹N打死我》入選“21世紀文學之星叢書”。小說獲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,河南省文學獎,金盾文學獎等。

            •  《有種打死我》書摘:這年冬天出奇的寒冷,所有的樹木都被奸殺,所有房舍都凍得長瘡,尤其于保長刻意選擇的這種荒涼不毛的藏身之地,雪下得把什么都找不著了,放眼四周白得連一個窟窿都沒有。于保長因為是孤零零的一個人,寒冷對于他來說愈發顯得面目猙獰,就像欺軟怕硬之輩,幾乎把他這個毫無還手之力的人鞭撻得遍體鱗傷,長這么大他還是頭一次冷得如此銘心刻骨。

            •  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種入木三分的寒冷中,這個渾身亂哆嗦的人開始越來越頻繁地回憶起從前的日子。其實那是一些十分庸常的日子,用現在的話講都能叫做俗得掉渣兒,沒有任何值得特別一憶的地方,但是在他此刻的記憶里,那些曾經被他絲毫不當回事兒的日子,不知怎么突然變得彌足珍貴起來。是的,那的確是一些庸常得不能再庸常的日子,每一天和每一天看起來都差不多,這一天就是前一天的重復,而后一天又是這一天的重復,想在這里面找出一點兒哪怕細節的區別都十分的不容易,這種日復一日的生活有時候簡直令人無法忍受,不知不覺地便會產生厭世和避世的想法。但是現在想想,不管怎么說這些日子至少有一條好處DD在這些日子里他什么心都不用操。僅此一點就是現在根本無法比擬的。吃飯不必疑神疑鬼,不至于像現在這樣,再好的東西都得讓狗先吃,狗不吃他便不敢吃;走路不必東張西望,不至于像現在這樣,上茅池兒也得先挑個草帽伸過去,試試有沒有人打悶棍;對來自背后的任何東西都不必提心吊膽,不至于像現在這樣,哪怕是身后落一片樹葉兒,都會誤認為是一個可怕的陰謀;就是打雷也不必張惶失措,不至于像現在這樣,哪怕有人只放個稍微響點兒的屁,都能把他嚇成一攤泥。也許這一切在別人看來算不得什么,可是在他眼里卻很好,實在是好得不得了。這時他才發現,他完全可以有另一種生活的??墒乾F在,這一切已經從他身旁悄沒聲息地溜過去了?,F在他過的簡直就是非人的生活。所以如此,只是因為他在一個短暫的時間里稍微走了走神兒?!拔胰账麄€媽喲!多么好的一件東西被我給丟掉了!”這個冷得吃不住的人不由得發出這樣的感嘆??墒乾F在說什么都晚了,如此之好的一件東西一旦丟掉是絕對找不回來的了,早已被拾到的人藏在兜里帶走了,他因此而變成了一個一貧如洗的窮光蛋,只能于事無補地懷念這曾經有過的好東西了。想到這兒他簡直痛惜得心都抽搐了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• 當于保長痛到了差不多痛不欲生的時候,他的思考開始充滿了哲理。他先是捫心自問,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丟失了如此之好的一件東西呢?然后自問自答,說到底,不過是為了追求另一件東西。也就是說,他以損失一件東西為代價,得到了另外一件東西。這么一想,他的心里便產生了這樣一個疑問,那么他得到的這件東西,是不是比丟掉的那件更好呢?也就是說,他為換取這件東西所付出的代價是否值得呢?這時他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張驢兒的女人。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女人哪!有一段時間他就像王人看綠豆,怎么看她怎么覺得對眼,再好的東西也不如她好,并且走火入魔地認為,為了得到這件好東西值得破費任何其他的好東西。他不僅是這樣想的,而且也這樣做了??墒谴丝踢@種疑問一出現,他審看她的目光便霎時變了。這個曾經被他看做一朵花兒似的女人,此刻在他眼里簡直一塌糊涂,一無是處,一文不值,說那不好聽的連塌了架兒的老母豬都不如,想起來都令他反感和厭惡。而他竟然鬼迷心竅地,為了得到這樣一件不值項的東西,而損失了那么多最值顧的東西。也就是俗話常說的搶了芝麻丟了西瓜?!拔胰账麐?!我干了一件什么樣的蠢事喲!”這個損失慘重的人這時簡直后悔到了極點。這種悔悟使得他覺得這個冬天更加的冷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最新作品

            Latest works

            鱿鱼AV免费网站